首页 财经 教育 综合 科技 国际 旅游 社会 文化 健康养生 汽车 体育 军事 娱乐 时事

飞利浦 小镇企业如何“点亮全球”

2019-11-23 16:59:08      访问量:4699

飞利浦成立团队的照片在飞利浦博物馆展出。成雄的照片

"点亮世界"在荷兰的飞利浦博物馆,有这样一个口号。作为全球电子巨头,这句话是飞利浦128年发展历程的缩影。

1891年,飞利浦出生在埃因霍温,一个只有6000人的小镇。今年,飞利浦和他的儿子一起开始了他们的生意,从白炽灯泡的生产开始。未来,飞利浦、通用、西门子和东芝将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四大电子集团,它们的共同特点都源自灯泡。

但最初,飞利浦与他们的不同之处在于,它的出生地荷兰是一个人口较少的小国。在14世纪,荷兰人口不到100万。即使在今天,荷兰人口只有1700万,不到广东省的六分之一。

然而,小国的企业有很大的模式。飞利浦创始人兄弟的兄弟安东·飞利浦(Anton Philips)早年就意识到荷兰市场太小,企业必须迅速拓展海外市场。与擅长生产的哥哥杰拉德·菲利普斯(Gerard Philips)相比,弟弟安东·菲利普斯更注重市场。安东·飞利浦加入飞利浦的第一年,他为公司销售了20万只灯泡,并带领飞利浦“照亮”世界。

100多年前,只懂荷兰语的安东·菲利普斯收拾行李,坐火车去了世界第四大人口大国俄罗斯。经过21天的火车旅行,安东·菲利普斯在俄罗斯只呆了6天,并带回了15万只灯泡的订单。在国外市场的帮助下,飞利浦第八年首次售出100多万只灯泡。

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安东·菲利普斯有了“一颗更大的心”。他带领业务团队继续拓展领域,并直接从欧洲同行那里获得了“失去的领域”。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飞利浦很快被提升为欧洲最大的照明公司。

与此同时,飞利浦也打破了荷兰私营企业需要一百年才能获得“皇家”称号的传统,因为它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该企业在发展的第25年被授予皇家称号。

此后,全球化战略一直贯穿于飞利浦的发展。战后,为了应对各国的国际贸易壁垒,飞利浦开始走出荷兰,在欧洲国家设立分公司。安东·飞利浦的儿子弗里茨继承了他之后,他延续了父亲的开放视野,将飞利浦的业务扩展到南美和亚洲,成为第一家在中国台湾做生意的欧洲公司。

100多年后,尽管飞利浦从那以后在业务发展上经历了几次波折,但这家电子巨头仍继续其全球市场战略。

关键海外市场的深度扩张只是表现之一。2011年,菲利普现任全球首席执行官范霍夫顿(Vanhoughton)宣布,他将把中国定义为除荷兰和美国之外的另一个“本土市场”。他对中国这个拥有近14亿人口的国家的强调是不言而喻的。

这就像一个百年的传统。菲利普斯兄弟的肖像挂在万霍顿的办公室里。然而,他曾经说过悬挂这幅肖像不是巧合。“飞利浦每天都在这样的注视下完成创新。我们希望延续这一传统。”范·霍顿说。

作者:叶杰春,林董允

■佛山风景

竞争对手“消失了”

他们都“转向”了哪里

在过去的十年里,德冠电影董事长洛厄尔曼(Lowerman)观察到,他在美国和日本的同行正逐渐从市场上消失。表面上看,中国企业似乎已经被迫退出市场,但深入了解显示,这些同行已经转向高端光学薄膜领域。

当行业竞争对手众多,市场饱和时,企业利用以前的积累向高端领域转型,打造“护城河”。这是许多顶尖企业的成长轨迹,飞利浦就是其中之一。从2000年开始,飞利浦从消费电子产品转向医疗设备。如今,飞利浦已经是世界领先的医疗设备制造商。

目前,佛山制造业正处于从制造业向“智能制造业”转型的关键时期。飞利浦的转型之路给佛山企业家什么启示?

创新的方向

研究走向底部,产品走向顶部。

基础技术研究的结果总是独一无二的,不会停滞不前。

陈晓凤(佛山中阁家具工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在智能家居方面,飞利浦进行创新,对底层和基层技术进行深入研究。然而,中国家具企业往往在应用层进行创新,这需要相对较短的时间,可以快速收获市场。然而,飞利浦,包括荷兰的其他一些公司,可以冷静下来,进行潜在的技术研究。

飞利浦没有完全根据市场需求进行产品研究。事实上,有些产品在市场上并不一定需要,所以市场回报不是很好,或者产品可能没有开发出来。然而,飞利浦仍然能够获得如此多的专利,这是其基础研究的结果。基础技术研究的结果总是独一无二的,不会停滞不前。中国在应用层面的创新相对来说是一种容易被卡住的创新。

因此,中国和西方在创新方面最大的区别是一个注重底层,另一个注重应用层。这背后的原因可能仍然是文化和制度上的差异。他们的年轻人敢于这样做的原因是他们没有顾虑。在中国,除了公司支持的年轻人之外,大多数“野生群体”都没有做这件事的基础,因为背后的压力很大,在他们能够继续做这件事之前,必须获得良好的利润。

罗伟曼(广东德冠电影新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飞利浦向我展示了一个大型企业成功转型升级的范例。在医疗设备领域,它是世界顶级企业。我也在研究我们来自世界各地的同事要去哪里。在过去十年里,我们的同事在日本和美国失踪了。他们去哪里了?现在在通用领域,它们已经让我们失望了。我发现他们都去了光学领域,现在世界顶尖的光学电影公司都在美国和日本。似乎是我们杀了他们,但在他们被我们消灭之前,他们已经用过去10年或20年赚来的钱全部投资于高端市场。企业的规模可能会变小,但其利润可能会比以前多两到三倍。日本人不会向我们公司出售光学电影方面的飞行模型,也不会让中国人看到。

回到飞利浦,中国实际上没有顶级的医疗设备公司。例如,要建一个疗养院,我们可以在硬件方面做得很好。这里所谓的硬件是指房屋和树木。然而,美国与欧美国家在功能性设备方面仍有差距,如老年检测医疗辅助设备。我去过香港东华三院,我羡慕它们的设施。我们有企业家捐赠建造疗养院建筑,但没有人投资医疗设备,因为医疗设备需要高集成技术。

创新的“常规”

为了投资,我们必须用科学的方法来管理项目。

创新不仅需要投资,还需要管理资金的科学方法。它需要各个企业的逐步操作和合作。

李鹏程(佛山佛景金属工具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创新需要良好的机遇和环境。飞利浦培育了自己的创新土壤,让创新基因在这里生长。这些创新基因已经遗传了一百年,并逐渐形成了一个系统或科学方法。在我们国家,创新是投资和找人,但找了人后没有科学的管理方法。

我在飞利浦学到的是,创新不仅需要投资,还需要科学的方法来管理资金。它需要各个企业的逐步操作和合作。我认为,当我们回去的时候,我们可以把这些东西在我们自己的企业中付诸实践,把创新的想法或项目分成更多的细节,列出所有的步骤,一步一步地,最终达到我们想要的目标。

张伟明(广东兴联精密机械有限公司副董事长):佛山很多企业现在越来越重视创新,但很多企业仍处于困惑状态。他们应该怎么做?做这件事的有效方法是什么?我们缺少的是佛山企业非常需要的“常规”。在这种“常规”中,整个创新过程都有明确的分工。

在我自己企业的技术产业化过程中,我实际上遇到了这些问题。分工不明确造成了混乱,外行做了一些专业的事情。如果我们能清理掉这一块,佛山企业的创新效率将会大大提高。

我非常同意一句话:“我们应该创新,把中国的灵魂、西方的骨骼和中国的皮肤结合起来。这是最高的效率。”这是中西结合。西方企业在漫长的创新过程中积累了很多。他们一定遇到了很多问题,遭受了很多损失,然后慢慢优化了这套东西。我们必须考虑如何把这组东西学回来。

我认为下一步是企业、行业和政府要想办法将这一制度引入佛山。当然,不排除有些大型企业已经有了这些惯例。然而,毕竟它仍然是一个大企业,许多中小微型企业仍然需要一个指导。

创新规则

创造新的商业伦理吸引创新主体

埃因霍温的创新土壤令我惊讶的是,它的商业规则是,无论谁委托它都拥有知识产权,在我委托你做这件事之后,你不能在同一个行业做类似的事情。

梁锡强(广东福田电器有限公司总经理):埃因霍温的创新土壤令我惊讶的是,无论谁赋予它商业规则,它都拥有知识产权,在我委托你做这件事之后,你就不能在同一个行业做类似的事情。我认为这种创新的土壤为飞利浦和其他创新公司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事实上,中国有这样的地方。几个月前,我去武汉科技大学学习。在武汉有许多更好的大学里,有一家公司有成千上万的大学生。每个团队都有不同的创新。这家公司只是一个中间媒体。

例如,如果鲁维曼主席想研究新的薄膜材料,你可以给我这个建议,我会找到相关的人才去做。这种公司存在于中国,但我觉得我们不能给这种创新的土壤。例如,我委托这家公司帮我创作一些东西,制作完成后会有人立即复制。这个队里可能有一个。这阻止了我们投资创新。因此,我对荷兰的创新土壤感到惊讶。

李申华(广东华兴玻璃有限公司董事长):Asme代表的公司坚持自立、发展、保护投资者的原则。这一原则在实践中逐渐形成了圈内的共识和默契。商业规则形成后,它可以聚集世界上所有的创新主题,同时它可以吸引有项目需求的人来这里寻找合作伙伴。如果创新主体和需求主体都具有吸引力,它们就会产生双重效应。

■对话基准

飞利浦如何管理兔子、狐狸和乌龟?

飞利浦自成立以来,一直打着“做全球生意”的旗号,现在在全球拥有数十个生产基地和超过10万名员工。在如此庞大的机构中,管理理念是什么?飞利浦全球持续改进高级总监摩尔·马(Moore Ma)表示,人事管理总是最困难的,那么飞利浦如何管理其庞大的员工队伍呢?

吴燕芬(广东美思内衣有限公司董事长):我可以了解飞利浦作为一个整体的管理理念,以及在世界不同地区是否有所不同吗?

摩尔玛:我们可以用动物作为例子。第一个是兔子,第二个是狐狸,第三个是乌龟。兔子说他做了,狐狸说他没有做,乌龟说他没有做,最后他真的没有做。人群可以根据这三种人来划分。现在这种情况出现了,作为领导者你会怎么做?

领导者必须支持兔子,因为它速度快,能力强。然而,乌龟并不一定说它一定是坏的,因为一个公司只有野兔型人才,也需要冷静的乌龟型人才。领导者应该首先理解这种差异,认识到乌龟的重要性,然后把乌龟带到兔子面前,这样乌龟才能学习和训练。不要在言行不一的人身上浪费时间。直接忽视他们,他们就会被孤立。

因此,在任何项目中,总有三层人。兔子层将推动整个项目的开始。然后当兔子开车的时候,乌龟的一部分实际上会出来。然后这些人中的一部分会转变,另一部分会消失。

梁锡强(广东福田电器有限公司总经理):作为一家跨国企业,我想问飞利浦的人才是外部招聘的还是独立培养的。

摩门教:两者都有。这一部分不是特别大的问题,我们会做培训,然后进行日常管理和战略管理,所以我认为向他们灌输想法并不太难,不管他们的背景如何。

周建新(佛山成安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飞利浦在推动全球创新和改进方面面临的最大挑战和困难是什么?

莫尔玛:人事管理总是最困难的。生产管理的核心是需要多种方法来评价这种管理是否有效。从1980年到1990年,每个人都在寻找这种工具。后来我们发现实际上是员工在这里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基层管理应与火车站相同。操作应该精确到秒。应随时评估产品的成本、质量和交付情况。这些方向需要按时到达你的预期目标。决策者的战略思维是决定下一站你需要什么样的培训。

基本管理元素被转换成图形、数字书籍和报告,这些被称为kpi地图。基层员工必须能够从这些级别进行汇报。kpi图表显示,如果出了什么问题,员工的报告将随之而来。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的业务转型是帮助基层人民如何做这项工作。在飞利浦内部,员工将专注于为期4天的培训,共有150名教师。一旦你学习了这个过程,你就可以培训以下人员,然后你就可以获得飞利浦内部培训课程的许可。

飞利浦召开了一次内部峰会,公司的50名高管齐聚一堂,去大峡谷等地徒步旅行。会议结束后,前50名高管将提出新的想法,如“顾客至上”、“精益生产”和“员工是公司的主要特征”。

吴雁芬:有一种观点认为人民的问题是最难解决的。现在机器变得越来越智能,所以最好用更先进的机器来代替它们。你认为这个观点怎么样?

莫尔玛:你会有更多的问题。由于人工智能的复杂性,要求更高层次的人理解整个人工智能,然后在这个过程中会有更多的问题。

s仁夜的话

为什么小地方可以做全球生意?

周其仁

飞利浦于1891年在埃因霍温开始他的生意,当时这个地方是一个农村和非常贫穷的地方。父子在这里开始了他们的生意。其中,他的父亲是银行家,银行家的特点是判断风险和机会,而他的儿子是一个偏爱技术的人,所以在他父亲判断后,他认为他可以去技术项目。

他们以很低的价格租了一栋房子,但是当他们开始经营时,情况非常糟糕。在这三个人当中,弟弟安东·菲利普斯非常优秀。看到他的兄弟和父亲的事业失败了,他的弟弟也参加了。我弟弟是个商业天才,非常擅长卖东西。

飞利浦可以在一个小镇成长为一家大公司。第一件事是在第一次会议上判断做什么和不做什么。这是飞利浦的父亲和他儿子的贡献。他做出了判断。第二是要有想象力和将想象力转化为现实的能力。什么是制造业?制造业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并使之成为现实。制造商有一定的想象力,对自己的动手能力有很强的信心。第三是销售能力。你有很好的判断力和很强的动手能力。没有顾客,没有市场,没有人付账,最后你不能着陆。

所以飞利浦最终发展是因为飞利浦的弟弟安东和他的儿子。安东最值得学习的是什么?你看埃因霍温一开始是个很小的地方,但是安东的心大到可以进入飞利浦博物馆。第一家介绍公司的名称是照亮世界。他做了一个灯泡,想要照亮这个世界,这是值得学习的。他不仅想照亮埃因霍温的人民,也想照亮整个世界。

安东一进来,他的定位就不是本地消费、自我约束或本地企业。例如,飞利浦发明了电动剃须刀。第一个市场是在哪里开的?据说剃须刀首先在美国销售。这相当于中国西北部一个村庄里的人想把东西卖给美国。

大公司如何能在小地方出现?佛山的许多企业都在乡镇经营,很少在中心城区经营。公司来自小地方、好地方和大地方可能是一条规则。现在我们必须清楚地挖掘出这个真理,但是小地方的人们的心更坚强。荷兰有1700万人,中国有14亿人。我们是他的80多倍。为什么我们的企业家通常没有那么用心?

当然,荷兰今天不仅强大。17世纪,世界上四分之三的海上船只是荷兰船只。在世界这么小的地方做生意是一个基本原则,因为没有资源,所以我们必须在外面战斗。温州人为什么在世界各地做生意?他们的人均土地不足以种植蔬菜,也不能依靠传统农业过上好日子。他们必须周游世界,所以他们已经用完了“温州现象”。事实是一样的。

荷兰人把他们的船做得越来越好,越来越远,捕鱼越来越多,但是光靠捕鱼是不够的。然后他们从捕鱼跳到贸易。贸易不仅依赖自然资源,还依赖人脑、计算和风险。因此,它的贸易基因发生在这里,荷兰祖先的血液是“侵略性”基因。

追溯一家好公司是你的策略。你手头有什么艰苦的工作吗?技术上有可能挑战每个人吗?华为的优势是什么?它有技术和战略眼光,这是非常罕见的。重要的是华为有很多商业人才,可以向世界销售产品。向全世界销售交换机有多容易?“大心脏”可以定义一个好问题和一个大问题。

例如,我发明了剃须刀。如果我把它到处卖,不管谁想买,都会说如果我不买它就不成熟。我本可以杀了它,无数的企业也将被消灭。然而,如果我的心很大,我相信这个东西对人类来说是必需的,这里没有人会买它,我会找到一个知道如何买它的人。

500万彩票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3投注 陕西十一选五 pk拾app

上一篇:2019年10月12日南京永茂科技有限公司以底价竞得南京市1
下一篇:云南马龙:家庭医生入户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