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教育 综合 科技 国际 旅游 社会 文化 健康养生 汽车 体育 军事 娱乐 时事

国宝,欢迎回家

2019-12-01 10:19:58      访问量:1335

一组八件青铜器古朴,纹饰丰富多彩,铭文复杂,蓝绿色的铁锈在静谧的灯光下翩翩起舞,十分引人注目。作为“回归之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回归成果展”的最后作品,曾伯可的青铜器在回国后在这里“亮相”。它的回归是中国在国际公约框架下找回海外文物的又一辉煌成就。文物承载着文明的密码,见证着历史的演变,保存文物就是保存一个国家最长、最深的记忆。近年来,海外流失文物的归还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公众关注。每次我迎接“国宝”的回归,它都成为一件引起全国关注的大事。值此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回归之路——关于新中国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回归成果的展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此次展览由文化旅游部和国家文物局主办,重点介绍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文物回归的典型案例,并重点介绍了丢失文物恢复和归还体系的建设。展览勾勒出一幅宏伟的卷轴,描绘了70年来遗失文物的归途。从圆明园的兽首铜像、中秋节、袁波邮报和五牛图,到楚王直陵的浮雕、秦墓的金匾和龙门石窟的石佛,到圆明园的青铜虎丛、意大利文物的归还,再到刚刚归还的曾伯可父亲的青铜大会,都一一讲述了“国宝”的归还故事。

勾勒文物70年回归历程

《回归之路》是文物部门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而举办的一个特别展览。它全面回顾了中国在过去70年里全面恢复和归还丢失的文物。展览分为三个段落,主要反映了新中国从崛起到富裕再到强大的过程。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管强在杜南告诉记者。

据报道,此次展览,国家文物局系统整理了建国70年来的300多批、15万件文物,精心挑选了25件有代表性的文物藏品,动员了全国12个省、市、18个文化展览单位的600多件文物参展。这是中国第一次对遗失文物的归还进行全景展示。管强说:“每个案例都有自己的特点,这也表明中国在文物的回收和归还过程中,运用外交、协调、刑事调查、谈判、商业购买、捐赠等多种方式促进文物的归还。”

展览按时间顺序分为三章:“改革旧,创新新,回到现在(1949-1978)”、“采取不同措施,以不同方式实现同一目标(1978-2012)”和“团结各国,回归世界(自中共十八大以来)”。前言“元孟明桂”展示了中国人广为人知的元明园十二兽头铜像。其中,牛头、虎头和猴头于2000年被保利集团拍卖,现藏于保利美术馆。猪头于2003年由澳门著名商人何鸿燊捐赠给保利美术馆。经过拍卖、流通和持有者拒绝归还的曲折过程,鼠首和兔首终于在2013年被法国收藏家弗朗索瓦·皮诺收购后免费捐赠给中国,并进入中国西藏国家博物馆。同年,佳士得成为第一家在中国持有拍卖许可证的国际拍卖公司。

圆明园的十二个动物头最初是圆明园海盐塘十二生肖喷泉的组成部分。他们在1860年被英国和法国军队洗劫一空,并在海外失踪。目前,龙、蛇、鸡、狗、马、羊这六种动物的头仍在异乡游荡,下落不明。相关展品是北京海淀区圆明园管理处收集的仿制品。

在海外历史上丢失的众多文物中,圆明园的动物头像最能打动中国人的心。然而,恢复和回归的过程充满曲折,表明文物回归绝不是一条平坦的道路,充满了各方的智慧和勇气,也充满了各种力量之间的努力、妥协和斗争。

《袁波领带》、《五牛图》等正宗作品现已面世。

新中国成立初期,低调的“香港秘密收藏小组”在推动国宝回归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民国时期,战争频繁,许多珍贵文物散落到香港,面临进一步分离的危险。新中国成立后,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关怀下,时任文化部文物局局长的郑振铎成立了“香港秘密收藏小组”(Hong Kong Secret Collection Team),以抢救香港珍贵文物。

现在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的王勋的《袁波领带》、王献之的《邱忠领带》、黄韩的《乌牛图》、董源的《小象图》、赵霁的《祥龙诗图》和顾洪钟的《韩熙载夜宴图》(宋代的复制品),都依靠这个神秘的团体进行调解和谈判,力争用当时有限的外汇储备买回。

现在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中秋邮报》、《袁波邮报》和《快雪晴邮报》,曾经得到精神修养堂“三溪堂”的支持,深受甘龙皇帝的喜爱。清朝末年,溥仪带着中秋节和袁波离开紫禁城,前往香港。1951年10月,当郑振铎得知“希尔”即将询价出售时,他立即在许森宇、胡惠春、许焦波等人的协助下开始了营救工作。周总理高度重视“希尔”的抢救和收集,并作出了特别指示。当时,文化部文物局副局长王叶秋奉命与上海市文化行政管理委员会主任许森玉和故宫博物院院长马恒进行谈判。在各方爱国者和智者的努力下,他终于成功买回了“希尔”,并将其转移到故宫博物院收藏,结束了长达数十年的两件国宝的流离失所。

“希尔”的购买和收藏成了我国抢救海外文物的一个好故事。

作为珍贵的历史证据,此次展览展示了1951年11月6日周恩来给马叙伦、王叶秋等人关于同意买回“钟秋铁”和“袁波铁”的信,这表明中国政府非常重视对这些文物的搜寻和抢救。

唐代黄韩的《五牛图》是中国古代动物绘画中的天宫红刀作品。它也在1957年被“香港秘密文物收藏集团”以巨款买回。在展厅里,可以看到几千年后的画卷仍然像新的一样明亮。五个健壮的牛一头像排列在画卷上。头四个头在山林和水生植物中,显示出满足的颜色。只有最后一头牛嘴里叼着金笼头,不开心。艺术史学家李林灿(Li Lincan)在解释这幅画时指出,最后一头牛的嘴是一只金笼头,“怒视着侧面,看起来很生气,因为它被虐待,不能自由吃草。这是五牛图卷的主要含义。”动物与世界的类比显示了古代画家独特的幽默感。

由于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力艰难,“香港秘密文物收购队”的救援对象主要是宋元时期的珍稀古画。郑振铎曾在给许焦波的信中写道:“现在收购的重点仍然是古画(明朝以前)和好书,因为它们容易分散。至于古代文物,如铜、瓷、玉等,除非有必要,暂时不收集。”

此次展览中,长期“锁在深宫无人知晓”的“袁波铁”、“乌牛图”、“祥龙石图”、“小祥图”等真品以惊艳的方式呈现,吸引了众多观众前来观赏、拍照、致敬。原两卷《钟秋帖》和《韩熙载夜宴图》未能“出宫”,因为它们处于文物休眠时期,只有复制品在展出。郑振铎在揭露文物流失搜救工作时,认为文物流失比“失去一座城市和一个地方”更为严重。正是因为先辈们“争先恐后地收拾残局”,这些中国古代艺术史上无价之宝,他们才得以安全返回祖国,避免了被分散到海外的命运。

开辟文物回归的多元化渠道

在过去的70年里,除了用真钱和真银购买外,外国政府的自愿回归以及华侨和归国游客的免费捐赠也是文物回归的重要组成部分。20世纪50年代,前苏联将64卷《永乐大典》归还中国,前民主德国将3卷《永乐大典》和10面义和团旗归还中国,开启了中国丢失文物归还进程的新篇章。

与此同时,展览重点展出了杨权、侯宝璋、叶仪、庄万里、范吉荣、曹启勇等爱国人士捐赠给祖国的大量珍贵文物。数量巨大,种类丰富。

其中,文物收藏家杨权先生在1959年至1964年间向广州市政府捐赠了5000多件文物,其中包括3390件古陶瓷,包括陶瓷、青铜器、玉石工具、漆木和竹器等。这是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接受的最大一笔文物捐赠。这些捐赠文物中的各种古陶瓷被展出,包括越窑、耀州窑、临汝窑、龙泉窑、简瑶窑、冀州窑等著名的窑址,还有商代的鱼形玉器、西周的玉琮、战国的铜镜等,都极为精美。

改革开放后,随着文物领域相关法律法规的逐步建立和完善,文物的回收和归还开辟了新的多元化渠道。1982年,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1989年,中国加入教科文组织《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1997年,中国加入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关于被盗或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在国际法的支持下,越来越多的海外文物有可能归还。

中国政法大学霍郑新教授在杜南向记者介绍说,在此期间,中国开始使用合法武器通过国际司法渠道追回走私文物,此外还继续通过回购和捐赠等传统方式促进文物返还。

“20世纪90年代,中国政府在英国法院起诉了从中国走私3000多件珍贵文物到英国的嫌疑人。经过几年的司法诉讼,该案终于在1998年胜诉,文物被成功归还。2001年,中国政府参与了纽约美国法院的司法程序,从美国追回王牧之墓中被盗武士的浮雕图像。2008年,中国政府在哥本哈根地区法院提起文物诉讼,并在发现一批夏商朝珍贵的被盗文物流入丹麦后胜诉。”

此次展览中,金代青釉熏香、南北朝青釉浮山炉、汉代镀金龙形铜带钩、宋代黑釉铁绣玉壶春瓶等都是从英国追回的3000件文物。展览大厅里还展出了两幅绘在楚王墓上的浮雕武士的精雕细刻石刻,一幅由美国政府归还,另一幅由美国著名收藏家袁思远捐赠。他们的艺术风格具有唐代的韵味,在宋元时期尚属首次。这是五代艺术和考古学的一次有价值的展示。

"任何国家的财富,尽管遥远,都会被追逐."

近年来,海外文物的追回取得了更大的成就。仅在2019年,美国就向中国归还了361件(套)文物,意大利向中国归还了796件(套)文物,并从日本追回了三件重要文物。

曾伯可刚从日本回来的青铜大会是整个展览的最后一场。在陈列柜前,国家文物局博物馆和社会文物局(科技厅)副局长邓超在杜南告诉记者,在这八件青铜器中,鼎和关属于烹饪用具,戟和一对锅属于水和酒用具,桂和一对杯子属于食品容器。从形状、装饰和铸造工艺来看,它们是西周和春秋早期典型的青铜器。

据专家鉴定,这批文物来自湖北随州曾国墓。坟墓的主人应该是曾国的君主,有福柯这个词和甘露这个名字。“它的整个腐蚀有三层,底层是红色的,中间是绿色的,顶层是蓝色晶体。红色是铜锈,绿色是孔雀石,蓝色是蓝铜矿。如果你仔细观察,黄金是铜的真正颜色。青铜的独特感觉来自像这样的特殊区域的结合。正是由于保存的特殊性,这种器物才呈现出独特的美感。”邓超告诉杜南记者。

曾伯可的铜器上每件刻有330个字,图形用户界面上的铭文最多,达100多个字。有趣的是,每件青铜器都刻有自己的名字。例如,青铜器上的铭文写着“只有曾伯克的父亲甘露被用作齐鲁子孙的永保”。青铜器上的铭文写着“只有曾伯克的父亲甘露做了一个大宝桂,并对我的皇帝的祖先文高孝敬。”曾伯可的父亲为他无尽的生命、永生、黄磊和精神终结使用了许多祝福,而他一万岁的儿子和孙子永保也使用了它们”。

邓超笑着说:“就像国宝可以自己说话,告诉你‘我叫徐’和‘我叫桂’。”这是一组奇妙的青铜器皿,也是一组让人感到非常遗憾的器皿。”邓超说道。经专家研究,该等级墓葬的全套器物应包括三鼎、四桂、四夷、一对罐、一燕、一戟。此外,还应该有盘子和碗。目前,组件中只有一个三脚架和两个图形用户界面。因此,曾伯可的青铜组件仍不完整。除了到目前为止已经找到的东西,还有一些碎片散落在人们中间。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完成。

“整个文物修复工作充满机遇、挑战和遗憾。但是每个遗憾背后都有一种责任感。任何国宝,尽管会追得远远的。我们现在有能力也有决心做好这项工作。”邓超说。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管强说,中国文物流失的途径很多。除了盗窃、抢劫和抢劫,其中一些是合法的,或者在那个时候,它们以合法的名义通过贸易被分发到海外。谈到目前海外文物修复工作的重点,管强说:“除了分析已经丢失的文物之外,现在更重要的是我们自己保护文物,防止新文物的丢失,以便建立一个特例。”

天津十一选五 快乐十分钟投注 江苏十一选五 太阳城娱乐 吉林11选5投注

上一篇:军训特刊 |“最美军训照征集”
下一篇:花10元就能改朋友圈定位?专家:安全隐患多,不建议购买